yaru's murmuring

關於部落格
  • 251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作文

the essay is concerning ‘your discovery in Japan’ comparing with Taiwanese soceity and culture.

淺談在我眼中的日本

      在還未踏上那塊土地之前,它曾是陌生而充滿過度美好的幻想的國度。
而如同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理論說的,文化衝擊分為四個階段,分別是蜜月期、矛盾期、掙扎期、適應融入期。

      到目前為止,雖然我不敢說我已到達最後階段:能夠調整自己想法並接受日本的一切,但是至少已經不會對於日本抱持太多過度美化的看法。

到現在我還是記得第一次拜訪日本東京時的驚喜與感動,整齊的街道,一棟又一棟漂亮的高樓大廈,路上都是穿著整齊服裝的日本人,他們走得比台北人還快,但卻那樣的規律而和諧,讓我那時覺得日本真是非常進步的國家,相當值得台灣作為典範。

      雖然那時的我,只能藉由肢體語言跟日本人溝通,但是日本的「有禮」,讓我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

      不過其實那趟旅程中也有讓我感到困惑的部分,就在於我原本以為「有禮」的日本人,一定會像台灣人一樣,當我向他們問路時,熱心的向我解說方向,甚至主動地帶我前往目的地(這對熱心的台灣人來說其實是很正常的反應)。
  沒想到,第一次在東京用英文問路時,我卻被拒絕了許多次,很多日本人一聽見我一說出“Excuse me”直接揮揮手、搖搖頭,什麼也沒回答我就避開我繼續往前走。那時我將這樣的現象,解釋為可能大部分日本人的英語口說能力不太好,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現象。(但是我之後回想起這件事,覺得若是有外國人在台灣問路,台灣人反而更熱心的用肢體語言想辦法溝通,而不是逃避拒絕吧。)那時的我,把日本視為台灣未來十年後的樣子,是夢想中的國度;不過,這樣的想法,卻慢慢地在之後留學過程中產生了矛盾並改變了。

        留學,不是短暫的旅行,而是長時間的認識了解一個地方的內在文化。

一開始總是美好的,我還記得大學替世界各國的留學生們舉辦了許多歡迎會,不同校區各自舉辦不同的歡迎會,再加上友人慶生以及節日慶祝,讓我曾經在一周內參加的派對比在學校上的課還多,更累的是,必須要不斷反覆地進行冗長的自我介紹以及記住每個人的名字,加上隨時保持完美的笑容,這樣才符合日本社會的禮貌...。所以在party結束之後,我總是覺得顏面神經似乎已經僵硬了。

        在日本居住半年過後,那時的我時常想起台灣的一切;對我而言,比起日本,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相當近,即使是陌生人之間,也是熱情主動親切的,無論是向人問路或是從與餐廳老闆或計程車司機之間的對話就可以發現(台灣人不太介意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心情,也喜歡問對方的情況。);我終於了解,日本就像是個態度優雅美麗的公主,卻少了像台灣那樣樸實可愛、容易親近的氣質。

        留學過後,我終於從異文化之中,學會重新回頭重視自己原有的文化,感謝日本生活讓我學到了書上學不到的一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