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ru's murmuring

關於部落格
  • 2469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ook]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一向看書很快的我(三天看完魔戒原著三部曲)
終於花了一個禮拜多才閱讀完這部Milan Kundera的大作。
很推薦喜歡哲學的人們去閱讀這本書。

細細品味其中一字一句,每一個字都輕的讓我感覺沉重。

人生
要演戲還是當導演選擇角色,其中的奧妙太難以捉模,
也或許我們一直在演戲,根據一本自己看不見的劇本表演精湛卻渾然不自知。

我該選擇?
也或許根本沒有選擇餘地。

以下是內容(喜歡的句子)摘錄
我用word手打的,可以看看喔:)
 
 
*輕與重
 
他知道自己也搞不清楚這究竟是歇斯底里還是愛情。P..13
 
其實,他搞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東西,這種事是很正常的:人永遠都無法得知自己該去企求什麼,因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既不能拿生命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來世改變什麼。P.14
 
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檢證哪一個決定是對的,因為任何比較都不存在。一切都是說來就來,轉眼就歷經了第一次,沒有準備的餘地。就像一個演員走上舞台,卻從來不曾排練。如果生命的第一次排練已經是生命本身,那麼生命能有什麼價值?這正是為何生命總是像一張草圖。可甚至「草圖」這字眼也不夠確切,因為草圖總是某個東西的初樣,是一幅畫的預備工作,然而我們生命的這張草圖卻不是任何東西的草圖,不是任何一幅畫的初樣。
托馬斯反覆說著這句德國諺語:Einmal ist keinmal ,一次算不得數,一次就是從來沒有。只能活一次,就像是從來不曾活過。P.14
 
托馬斯當時並不知道,隱喻是一種危險的東西。我們不能拿隱喻鬧著玩。愛情有可能就誕生於一則隱喻。P.17
 
他付了帳,走出餐廳,在街上晃了一圈,滿心的憂鬱卻變得越來越甜美。他和特麗莎曾經有過七年的共同生活,而此刻他卻發現這些歲月在回憶裡比他真正經歷的時候美麗。P.40
 
Muss es sein?(非如此不可嗎?) 
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
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p.43
 
在物理實驗課上,任何一個中學生都可以做實驗來驗證科學假設的真實性;可是生命只有一次,所以人完全不可能透過實驗來驗證假設,於是,人永遠也無法得知他聽憑感情行事究竟是對是錯。P.46
 
沒有人會相信,我們生命中的愛情是某種輕飄飄的東西,是某種沒有任何重量的東西;我們總是想像我們的愛情應該有的模樣;沒有愛情,我們的生命也不再是我們的生命了。我們總是讓自己相信,憂愁鬱悶披頭散髮的貝多芬親自為我們偉大的愛情演奏他的「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
托馬斯常想起特麗莎說到她朋友Z的這段話(:如果沒認識你的話,我一定會愛上他),他發現自己的愛情故事並不是建立在Es muss sein!(非如此不可!)的基礎上,而是建立在Es konnte auch anders sein之上:很有可能並非如此……。P.47
 
*靈與肉
Einmal ist keinmal ,一次就是從來沒有。P.50
 
一個事件的成立所倚賴的偶然越多,這事件不是就更重要而且意義也更深遠嗎?只有偶然,才會像要告訴我們什麼事那樣出現。那些必然發生的、預料之中的、日日重複的事,都是無聲的。只有偶然是會說話的。人們試著要在其中讀出東西,就像吉普賽人讀著杯底咖啡渣繪成的圖形。P.61
 
特莉莎感到靈魂水手衝上她肉體的甲板。p.64
 
所以我們不能指責小說被種種偶然的神祕相遇所迷惑(比方說弗薩斯基、安納、月台、死亡的相遇,貝多芬、托馬斯、特莉莎、那杯干邑白蘭地的相遇),不過我們倒是很有理由可以指責,人竟然看不見這些偶然,因此剝奪了自己生命的美的維度。p.66
 
想要持續不斷"自我提升"的人,總有一天會感到暈眩。暈眩是什麼?害怕跌落嗎?可是我們站在一座欄杆堅實的觀景台上,有什麼好暈眩的呢?暈眩,並不是害怕跌落。暈眩是空無的聲音,它來自我們的下方,吸引著我們,媚惑著我們;暈眩是想要墜落的欲望,隨之而來的,是我們心懷恐懼的奮力抵抗。P.76
 
    誤解的詞
特莉莎從小就一直在腦子裡想著這些問題。畢竟真正重要的問題都是孩子才想的出來的問題。只有最天真的問題才是真正重要的問題。這些質問都是沒有沒有答案的。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就是一道柵欄,柵欄之後再無道路。換句話說:正是這些沒有問題的問題標誌了人類可能性的極限,畫出了我們存在的邊界。P.162
 
    輕與重
如果有人試圖逼迫你沉默,你是不是應該拉高嗓門?是阿。P.257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們永遠都無法驗證哪一個決定是好的,哪一個決定是壞的,因為,在所有的處境裡,決定的機會只有一次,我們沒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生命可以給不同的生命做比較。……答案似乎很簡單,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少了這樣的實驗,所有推論都是假設的遊戲。p.258
 
Einmal ist keinmal ,一次算不得數,一次就是從來沒有。波希米亞的歷史無法重來一次,歐洲的歷史也不行。波希米亞的歷史和歐洲的歷史是人類注定無經驗的畫筆所畫出來的兩張草圖。歷史一如一個人的生命那麼輕,不能承受的輕,輕如鴻毛,如浮塵,如朝生暮死的蜉蝣。p.259
 
是的,死亡就是這樣:特莉莎睡著,她作著殘酷的夢,而他卻無法將她喚醒。p.265
 
他想起柏拉圖《會飲篇》裡著名的神話:從前,人類是雌雄同體的,上帝把人分成兩半,這兩個一半的人從此在世界各地漂泊遊蕩,尋找對方。愛情,就是因我們失去的另一半而生的。P.277
 
No men’s land:無人地帶/真空地帶/非武裝區。
 
    偉大的進軍
他唯一可以選擇的是:演一場戲或者什麼都不做。在某種情況下,人是注定要表演的。人與寂靜無聲的力量戰鬥(對抗河對岸寂靜無聲的力量,對抗那些化作牆壁裡靜默的竊聽器的警察),是一個劇團攻打一支軍隊的戰鬥。P.3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